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路生态 胡延平的博客

互联网,影响和改变我们生存环境的数字化世界

 
 
 

日志

 
 

韩国发生了什么?  

2009-08-02 17:20:14|  分类: 旧作入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0

  韩国对数字革命浪潮、数字机遇的把握从两个方面给我们以启示:一是亚洲金融危机之后不同国家应对危机的不同策略和新发展战略值得分析;二是在发展信息产业和国民经济信息化方面不同国家之间的做法值得比较。未来的“新亚洲”不一定是数字化浪潮的龙头,但一定不可以是龙尾,未来的亚洲经济也必将是数字化了的经济。在别人都已经信息化、网络化了的时候,一个一味执着于比较优势、迷恋于效率低下的传统工业的亚洲是没有任何竞争力的,最终的结果不是把握了优势,而是越来越处于劣势。数字化是新亚洲不可回避的发展道路,全球化也是不可阻挡的潮流。以信息化带动传统产业现代化,以信息产业发展争夺未来全球产业分工格局中的有利位置,是中国的现实选择。

  有关韩国在信息化、网络化以及电子商务方面的发展情况,国内以往的介绍很少,大致的印象只不过是网民比例非常之高,网络公司也比较多等等。

  但是事实并不像我们感觉的那样简单。一个清晰的结论是:数字革命正在向韩国社会、经济的深层推进。韩国人拥抱新兴技术、产业的态度是非常积极的。尽管那里至今依然存在着财阀政治和经济腐败,但是今天的韩国已经不再是亚洲金融危机以前的韩国。而今天在我们中国被质疑来质疑去的网络、信息经济,在韩国被奉为发展的基本国策。高度的信息化、网络化已经使韩国的经济结构、产业素质悄悄地发生了变化,传统企业竞争能力得到提升,信息产业也涌现出了一批非常有实力的企业,由此为韩国在下一个阶段复苏、竞争和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高科技发展速度令人吃惊,为复苏、转型、增长提供强劲动力

  前不久的《商业周刊》用较大篇幅刊登了一组封面文章———题为《韩国的数字化追求》。文章披露的数据称:如今信息技术产业的产值几乎占韩国每年4000亿美元国民生产总额的8%。根据三星经济研究院的报告,这个数字在2000年末会上升到11%,到2010年将会达到20%。

  1997年金融危机开始发生的时候,韩国无数人失业,由于缺钱买汽油,人们都把汽车留在车库里,汉城传说中的交通拥堵就这样消失了一段时间。经济在1998年缩水了6.7%,这是朝鲜战争以来最大的灾难,政府不得不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接受屈辱的紧急援助。而现在那些坏的记忆已经开始消散。1999年初高达8.4%的失业率到2000年的时候已经降到了一半。高科技发展速度令人吃惊。韩国日益活跃的信息技术产业正在加速带动韩国自己乃至全球的微机、移动电话、掌上设备市场以及其他各个领域的发展。诸如移动电话制造商Appeal通信公司那样的新公司正在和摩托罗拉那样的全球领导企业进行合作,正在开拓亚洲新的出口市场。

  -旧工业基础效率比较低,但他们正在通过努力摆脱这种状况

  高科技行业的出口收入,加上消费者花在科技产品和互联网上的钱,几乎占了韩国去年GDP总值的10.7%,以及增长额中的一半。从目前的态势看,在今年9%的增长计划中,高科技行业还将充当重要角色。韩国已经成为亚洲地区有线网最普及的国家。据统计,在在线股票交易和宽带接入方面,韩国均处于世界领先地位。4600万人口中有60%已经用上了移动电话,并且其中有一半在年底就可以登录互联网,有60%的贸易在网上进行。到2002年,有300万韩国家庭可以使用高速互联网线路。而例如非对称数字用户线路(ADSLs)和有线电视调制解调器,在美国也只有200万户,日本只有30万户。

  全球的投资者正在寻求当地的合作伙伴来开发日益繁荣的韩国国内市场,并把韩国作为向亚洲其它国家,尤其是中国出口的一个平台。移动电话大户Nokia公司已经和Telson公司合作生产和开发手机。

  Ericsson与LG合作,NTTDoCoMo打算占有SK电信10%的股份作为战略联盟的一部分,以便跨地区销售电信产品。在韩国的Cisco公司副总裁ThorstenFreitag说,现在南韩是Cisco公司在路由器和服务器方面发展最快的海外市场。

  Sun公司也有同样的经历,与去年上半年的同期数字相比,他们在当地的销售额上涨了150%,达到3.15亿美元,占Sun公司在全世界范围的总收入的6%。“韩国显然是Sun公司在全球发展最快的一个市场。”市场专家JungJuneKyong说,在过去两年中,外国对韩国的直接投资约240亿美元,主要投向信息技术产业。今年预计还会有160亿美元左右。

  除了拥有高素质的劳动力这一有利因素外,还有一个有利因素是对数字产品的狂热消费。已经有迹象显示数字化产品正在改变普通韩国人的生活。那些过去常在街上闲逛的青少年现在都聚集到了全国的20000个微机室里,在那里他们每小时只需花一美元就可以看电影,收e-mail,网上冲浪。“许多韩国人就是这样变得精通互联网的”。提供游戏,共享和临时办公室服务的Yeca网站经理WonJunYong说:一旦政府完成了现在正在进行的350亿美元的高速电信基础设施的建设,2005年95%的韩国家庭将可以进入互联网。“韩国几乎拥有一个完美的基础设施,”管计划和协调的韩国电信公司副总裁ChoiAnYong说:“有如此多的人在线就给公司提供一个巨大的、懂技术的消费群来测试我们的产品。”

  80年代IT业的支出只占韩国国民总支出的10%,种植业、钢铁和自动化设备领域的投资占有优势。LG经济研究院的统计数据表明:到去年IT业已经跳升到40%,今年将超过53%。IT产业增长如此之快,以致全国的高校不能培养出足够的软件工程师来满足需求。五月份,政府开始为国外的IT专业人员提供金卡,该卡允许他们在韩国生活十年,不用更新他们的工作签证。

  IT产业发展形成的驱动改变了韩国的出口市场,像移动电话、卫星接受器、高速终端LCD等设备占今年总出口额的27%,1998年为18%。存储芯片是最大的一类IT产品,而像移动电话和薄膜型LCD则份额不大。在上半年韩国的119亿美元的半导体产品出口中,非存储芯片占61亿美元。韩国第一次试图革新一些显眼的领域如液晶显示面板、移动电话和数字电视,而不再只是简单地复制别的牌子的产品。韩国现在的人均科研和发展支出在世界上排名第七。在注册专利方面也排名前十位。

  -不过这一切都发生在一个并不是非常乐观的背景当中

  2000年以来韩国的股票市场下跌了34%,是今年全世界表现最坏的股市之一。Kosdaq高科技市场的表现更为严酷,下跌了60%,在去年某个时候(1999年上升了240%),市场总值几乎达到1000亿美元,比泰国和菲律宾所有交易所的总和还要大。信息产业与信息化表现因此更加突出。但是,正因为如此,韩国的数字化进程才更加值得我们关注。因为这里的怀疑、冲突,不仅与我们国家在全球数字化浪潮冲击下面临的“发展陷阱”问题非常相似,而且韩国经济在亚洲金融危机后的结构调整、效率提升、走出紧缩等问题与我们也基本一样。具体而言,比如韩国也仍然更喜欢启动大型的企业。韩国的银行宁可把钱贷给他们喜欢的大公司,也不愿冒险贷给新兴的公司。一些大公司仍旧喜欢生产昂贵的,无利可图的商品投入市场,也不愿意灵活生产一些市场需要的有利可图的商品。

  值得指出的是,1997年以来中国与韩国应对危机的方式是完全不一样的:从刺激增长的策略看,韩国人更多选择了转变结构和拓展新增长点的“内涵调整”战略,而中国虽然在结构调查方面力度颇大,但整体而言依旧是外延式发展为主的增长。

  《商业周刊》分析认为:具有讽刺意义的是,要不是1998年的金融危机,改革将更加缓慢。危机为根本性的改革打开了一条出路,这些改革在三年前是想象不到的。“在韩国我们有许多压抑的能量”,韩国发展协会的Woo说,“危机是释放它的一条途径”。有些时候好的事物正是在社会剧变中产生的。“数字化经济的奖赏正在等候着韩国,现在我们必须赢得它”。打心底里说,韩国仍旧是一种包含许多非盈利成分的工业经济国家。而现在“韩国正处在争夺数字化制高点的紧要关头,否则就会在竞争中落后”。无怪乎南韩的发展会引起全球的投资者和决策者的热切关注。这是一次国家控制的工业经济能否快速、无缝过渡到知识密集型的高科技模式的大实验。大家还不知道韩国能否做一个明显的跳跃,转到美国的新经济模式,通过改革刺激高生产率。一些乐观人士认为韩国经济能够实现无痛转移。“很明显在过去的12个月里,资源向新经济发生显著的转移,韩国有足够的、从传统的企业里转移出来的劳动力资源来启动这个转变,”《商业周刊》如此认为。Cisco公司的执行总裁JohnChambers说,在线式网络经济的大量投资促进了经济的发展,网络将决定未来以及哪些公司和国家能在竞争中幸存。“在这一点上,南韩比日本要理解的好。”

  -过去那里的危机比我们严重,但未来的前景却可能更加光明

  企业倒闭、并购风潮一阵接一阵,表面上似乎到处都是危机,但是实际上就像厉以宁教授分析的那样,企业的倒闭无非意味着资源的重新组合。经历了痛苦调整的韩国经济,未来产业结构和资源配置的优化程度将会比中国的表现更好。韩国的危机应对战略更多采用的是市场化手段,由于那里的市场化程度本来就比较高。因此,过去那里的危机远远比我们严重,但是未来的增长前景却可能比我们更加光明。

  然而,目前我们的舆论、决策似乎都还处于徘徊状态。比如一位有些名气的学者何新在回答记者提问时竟然声称:“我认为把计划体制当做一种过时的落后的体制,似乎市场体制就比计划体制优越,这本身就是一个误导。我认为,我们在网络经济上早晚有一天会发现又在上美国人的当”。对决策颇有影响力的经济学家林毅夫称:“一个国家要进行产业选择,实际上并不是主观的,而是取决于这个国家生产要素的结构以及贫富的结构。是劳动力相对丰富,还是资本相对丰富。对于一个资本相对丰富的国家,其产品要有竞争力,就只能考虑用便宜的资本来替代昂贵的劳动力。相反,对于像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就只能考虑用便宜的劳动力来替代稀缺的资本”。

  总而言之,有两个问题值得关注,一是亚洲金融危机之后不同国家应对危机的策略和新的发展战略值得分析;二是发展信息产业和国民经济信息化方面不同国家之间的做法值得比较。未来的“新亚洲”不一定是数字化浪潮的龙头,但一定不可以是龙尾,未来的亚洲经济也必将是数字化了的经济。因为,在别人都已经信息化、网络化了的时候,一个一味执着于比较优势、迷恋于效率低下的传统工业的亚洲是没有任何竞争力的。机械的追求比较优势没有意义,最终的结果不是把握了优势,而是越来越处于劣势。数字化,是亚洲不可回避的发展新路,全球化也是不可阻挡的潮流。以信息化带动传统产业现代化,以信息产业发展争夺未来全球产业分工格局中的有利位置,是中国的现实选择。

  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这是本世纪初孙中山先生的一句至理名言,是被包括韩国在内的无数国家正在印证的一个真理,也是促使作者翻译相关资讯,写作这篇文章的原因。(胡延平)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