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路生态 胡延平的博客

互联网,影响和改变我们生存环境的数字化世界

 
 
 

日志

 
 

互联网:中国改革新动力(下)  

2009-08-02 16:40:23|  分类: 旧作入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0

  改革的环境正在被眼前的“泡沫”改变

 

  网络经济推动制度变革,是指生产力的发展正在促进生产关系进行调整。

  1978年以来的改革实践已经充分证明,等到一种制度彻底调整到位了再去谈发展是不可能的。无论是所有制结构的变革,还是计划、市场在社会资源配置、财富分配方面主导地位的迁移,都经历了一个从暗处到明处,从边缘到中心,从行为到制度的过程。不能绝对的说制度的调整是第一位的,也不能绝对的说新的生产力的发展是第一位的。两者缺一不可。短期内在制度的调整、决策相对滞后的情况下,对制度创新有着天然要求的新的生产力的发展可能从局部首先改变并推动制度创新。制度与以网络经济为先导的新的生产力的发展之间的关系不是对立的关系,而恰恰是相辅相成的关系。

  马克思主义理论认为,历史上一些重大而又关键的技术进步、生产力飞跃往往会导致生产关系的大幅度甚至根本性的调整,互联网就是这样一种技术。网络经济、信息经济就是这样一种生产力。

  从中国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个过程正在活生生地上演。被许多人称之为“泡沫”的互联网正在一点一点地使我们生存的环境发生改变。

  如本文第一部分所言,互联网的发展正在实现体制内与体制外存量、增量资源的盘活、对接、融合。使因为沉淀已久可能彻底丧失价值的体制内资源流动起来。网络正在改变传统经济的商业模式,推动业务流程重组、生产要素重组,进而推动传统经济的转型。在推进经济结构调整、产业资源优化配置、提升效率方面,网络经济的一些特征甚至与“两个转变”所提出的要求有着惊人的一致。

  除了前面讲的实现资源盘活、体制内与体制外循环打通之外,网络经济还激活了中国风险资本市场、启动了民间投资。风险资本属于长期资本。体制外长期资本的出现对于中国发展新兴产业意义重大。网络经济正在推动财富从传统产业向新兴产业的转移。

  网络经济从客观上让人们认识到:国民经济发展应该按照新的目标体系来建构,应该随着世界潮流的变化而调整。传统意义上以工业现代化为核心的现代化目标体系值得反思,信息经济与工业经济之间的关系值得思考。至少政府宏观决策应该对全球范围内出现的发展新动向有所反映。

  网络经济的发展也即将让人们认识到,整天在人们眼前晃来晃去的那些家互联网公司决不是网络经济的全部,也不是网络革命的主体。打造网络社会的几种力量,包括传统IT产业。包括传统电信工业。包括互联网公司这样的时代急先锋。包括其他各个传统产业。包括加入网络经济大循环的资本市场。包括教育、传媒等知识产业,更包括政府。

  网络经济的发展正在改变资本与劳动力之间的关系,也正在对整个社会的分配体制产生冲击,而分配制度是传统经济体制的一大根基。从风险投资对创业者价值的高度肯定,到方正、联想、四通、新浪们通过实施认股权证造就一大批百万富翁,这些50年来在中国才刚刚开始发生的事情,对我们社会最大的贡献在于:对“人”字重新作出了解释,对知识重新进行了定义,对传统的按劳分配理论从根本上、从正面提出了挑战。如今,这种挑战已经开始发生作用,有关方面据说可能出台新的政策:新创办的高科技企业当中技术、智力所占的股份由创业者与投资者自己协商确定,而不是象原来那样由国家规定不得超过30%。发展二字已经让许多人明白,原来的那套东西早已经行不通了。在去年举行的知本家风暴研讨会上,有发言者明确提出:劳动需要重新定义,知识也是一种资本,我们对按劳分配与按知分配需要进行区分和选择。科技部部长朱丽兰在此背景下强调,长期以来我国在分配体制上强调按劳分配,但是按劳分配内涵决不仅仅是劳动量积累,更主要的是劳动的最终产品和效益,是劳动价值的市场体现,这也是现代劳动最本质的要求。因此,按知识分配应成为按劳分配重要内容。

  网络经济的发展为知识在我们社会中间重新找到了地位,把我们的注意力引导到了科技、信息、未来、创业、发展这些词汇上。相信1995年的时候,我们绝不象现在这样关心这类话题。我们的大学也不会想到让学生们了解什么叫E-commerce。对于崇拜知识英雄、网络精英的那些年轻人来说,信仰科技、信仰知识、信仰资本,总比信仰权力以及单纯的信仰金钱要好得多。80年代涌现出了许多文学青年,90年代涌现出了许多科技青年,前后是两个不同的时代。

  网络经济正在为消费者提供花样繁多的廉价物美的新服务。从E-mail、IP电话到移动商务……我们将会从网络经济的发展当中享受更多好处。更重要的是提供这些服务的那些企业。在风起云涌的网络经济热潮中,我们发现中国正在形成一支从传统IT业到网络产业再到传统经济的,有一定质素且运作方式与国有企业完全不同的企业团队。

  网络经济的发展正在使我们的社会变得更加透明,信息传播更加快捷、畅通,正在一点一点改变原来的商业、文化、权力秩序。拿市场领域内出现的一些新现象为例,“消费者主权”之所以能够形成就是因为消费者实现了对消费信息的充分把握。信息的自由流动、透明传播与腐败自古以来就是天敌。电子商务的规范运作、透明交易则对传统商业领域拖帐赖帐、内部回扣等提出了挑战。

  网络、信息经济的发展正在打造中国的中产阶层。社会结构的安排中有一个庞大的中间阶层,是社会走向稳定的重要结构因素。中间阶层是介于社会高层与低层之间的缓冲层。当它成为社会主体时,社会高层与低层之间的冲突就会减缓,这是社会稳定的政治原因。中间阶层在社会上代表着温和的意识形态,当这种意识形态占据主导地位时,极端的和激进的思想和冲突论就很难有市场。这是社会稳定的思想原因。同时,中间阶层也是引导社会消费的主要群体,当中间阶层占社会多数时,他们的生活方式就保证了社会广大稳定的消费市场,这是社会稳定的经济原因。如今,OPTION已经给中国造出了成千上万的百万富翁。

  在网络所带来的我们与外部世界在商业、文化、资本、信息、人才等不同层面的对接过程中,中国悄悄加快了自己的全球化进程。中国融入国际社会的步伐开始加速。21世纪对于中国来说,融合而不是对抗才是生存之道。互联网与WTO是未来50年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危险”因素,但更是推进社会改革、经济成长的主要动力。网络经济正在中国范围内重新洗牌,WTO将在全球范围内重新洗牌。两者在全球化、自由流动、市场化等方面是高度一致,相互作用的。

  即使从政府、意识形态角度讲,互联网也未必是一种压力。在日前举行的一场研讨会上,北京的一些学者认为,根据目前互联网在中国的发展状况看,政府完全可以利用互联网的优势对新闻开放进行进一步的尝试。因为新闻开放并不仅仅意味着外面的新闻进入中国,更重要的是让中国的民族文化通过新闻形式充分地向世界展示。在这个意义上看,与其说互联网是对中国政府新闻控制的挑战,倒不如说是对中国文化能否借助互联网用新的方式向外进行广泛传播的挑战。从另一方面看,目前网络上文字鲜活、节奏感强的文风,以及对信息的敏感性和处理速度,也对主流媒体的僵化文风和反应迟钝构成了无形压力。因此,如果政府能以一种自信的态度对互联网在中国的发展进行扶持和积极参与,不仅可以对维护中国文化安全、弘扬中华文化产生积极的意义,而且中、长期的经济收益也一定是看好的。

  以传统媒体出现的变化为例。去年4月15日,国内23家有影响的传统媒体网络版联手通过了《中国新闻界网络媒体公约》,会议对外称此举吹响了中国媒体保护自己网上信息产权的号角,媒体的报道是“传统媒体反击网络媒体”。那个时候的传统媒体对网络的态度多多少少有些“敌意”。但是一年之后的今天,传统媒体自己却开始抛却种种顾虑,纷纷开始了自己的融资、挂牌、上市的网络商业计划三部曲。

  1997年开始的“网络版”热潮是传统媒体的第一次网路总动员,而2000年初以来的网络版独立化、商业化热潮被称为传统媒体的第二次网路总动员。不少网站突破原来仅仅只是在网上做一个传统媒体的“网络版”的初始概念。改变了原先观望、等待甚至敌视的消极心态。不少网站想以此实现曲线上市。此间有分析认为,在现行报纸管理体制之下,报业经营触角向网络的延伸不仅开拓了生存空间,实现了“报纸”向“媒体”以及“报业”向“传媒业”的转变,而且短期内为资本运营、资源经营找到了另一个突破口。传统机制下相对封闭的产品经营终于和读者、广告客户之外的外部世界有了资本、信息接口。互联网,此时此刻成为传统媒体撬动体制内资源的力量新支点。报业产业化、报社企业化的道路也许就在其中,报业之间的资源共享、资产重组也许因此成为可能。

  政府正在以改革推进网络与发展

  两会期间朱总理在谈到电信产业对内开放时说:“我们能够对外国人开放,为什么就不能对我们中国人自己开放,这不合逻辑嘛!”

  今日的互联网不是昔日的PC,今日中国不同于一水之隔的美国。互联网的崛起正式宣告了信息经济的形成,而信息经济从根本上讲是一种社会形态。从工业经济到信息经济,是社会形态的历史交替。对尚处于前现代化、工业化途中的中国而言,制度的变迁重大而又艰难。朱总理所言的电信开放,表面上是个市场问题、经营权问题,实际上是个体制问题。至少是个非国有资本有没有公平竞争权利、有没有资格进入核心产业的问题。

  细看网络与社会之间的关系,正在经历从“变态”到“常态”,从“边缘”到“中心”,从“显性”到“隐性”等几个方面的变化。2000年以来的无数事例表明,想要绕开管理、绕开国情、绕开制度、绕开阻碍发展的种种社会因素是不可能的;网络经济的深入发展没有政府的参与、本地资本市场的支持、传统产业力量的介入以及一个大的社会基础的支撑也是不可能的。有着政府介入的网络产业在有些问题上可能难遂人愿,但是没有政府支持的网络最终难以发展成为“经济”或者主流经济。这是网络问题成为社会问题的另一重涵义。过去我们谈互联网,更多时候是在谈商业模型、资本运营、文化冲击,但是今后,也许我们不得不多谈一些政府和政策。

  政府是改革的推进主体,也是发展网络经济的推进主体。从中国的现实看,政府不仅继续主导着国有资源、国家资本的流向,而且对网络经济新生产力的发展从根本上拥有裁决权。创造环境也罢,促进融合也罢,网络无论作为企业、产业还是经济、社会,其发展都离不开政府。

  对于网络经济的发展环境,曾经有人如此评说:今后几年内,产业的行政分割以及国家资源、资本市场的有限开放不可能在一瞬间改变,对民间性质的互联网企业而言,资源的共享只是一种奢望。在阶段性入关这一历史进程的前半部分,权力短期内不可能退出市场的。

  必须承认,有一小部分人上非常不愿意中国加入WTO,也是非常不愿意中国发展互联网和信息经济的。但是,政府应该而且最终也能够清醒的认识到潮流之所在。政府的决策与支持,也可能有助于解决这些问题。

  话说回来,政府的角色应该是创造环境,建设平台,而不是直接参与比赛本身。不要什么时候都要来点政府行为,不然不足以表现重视程度,什么时候都要来点国家队。发展IT不是误区,网络经济时代不可错过。孙中山有一句话说的明白: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最新消息表明:政府将加快国家信息化进程,全力推进基础设施、电子商务等领域的发展。

  塑造改革与发展的利益主体、推进主体

  网络经济的发展将推动中国经济有力增长。从全球范围内看,互联网的发展意味着信息革命进入第二阶段。互联网的发展不仅意味着网络产业的形成,更意味着网络经济的出现。互联网最重大的作用就在于它能够快速推动社会、经济的信息化,提高竞争效率,发展生产力,推动生产关系进行调整。

  中国经济“软着陆”之后,出现了所谓通货紧缩的困难局面。中央在刺激内需、扩大消费方面力度很大,但收效并不明显。舆论界的判断是:改革失速,或者说失去原动力。但是何以失速,学界众说不一。

  让我们首先从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利益结构的变动中去寻找答案。有关调查表明:由于暴富阶层与相对、绝对被剥夺阶层之间的分化,社会心理与改革初期那种近乎献身的热情形成鲜明对照。人们宁可放慢改革,也不愿加大自己的生活或心理压力,更不要说利益受损了。居民家庭收入差距在进一步拉大,相当一部分家庭呈现减收趋向。支持改革的社会基础正在减弱。过去居民在改革中的普遍受益是以经济的高速持续增长为前提的,而这种持续高速增长的态势很难在今后10几年中得到保证。

  昔日改革的推进主体各级政府部门由于机构改革等原因反过来成为被改革的对象。由于种种原因,权力机构改革难以从根本上奏效,权力不仅不愿意退出市场,而且在某些方面开始与资本加速“合流”。这也是改革失速的重要因素。

  渐进式改革无力“破壁”,粗放式增长潜力挖尽。90年代中期以前,以放权让利等为特征,中央与地方之间、体制内与体制外之间的存量重新分配为经济的增长释放了巨大的能量。然而进入90年代后期,改革进入深水区,表层改革始终难以向体制深层突破。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之间的矛盾日益突出。

  改革的利益主体问题值得关注,塑造改革的利益主体、改革的长期支持群体旨关重要。塑造有能力参与全球竞争的高度市场化的中国企业团队旨关重要。在国有经济全面退缩的情况下,如何打造中国民族经济的脊梁重要非常。利益主体是改革最重要的推进主体,企业团队和产业群是最重要的竞争主体。技术是我们社会的发展引擎,有活力的企业是我们民族的财富机器。此时此刻,管理层必须明确的一些问题是:在国有经济活力下降、份额日益减少的情况下,拿什么作为参与全球竞争的经济主体(即所谓民族脊梁)?在改革失速、经济涨幅下跌的情况下,拿什么作为推动或拉动国民经济长期健康增长的产业主体(即所谓支柱产业)?在全球信息经济一浪高过一浪的情况下,拿什么作为对抗信息霸权的科技主体?在全球化空前削弱民族国家管制能力的情况下,拿什么作为应对人才、资本外流的财富主体?在传统社会中间阶层日益消散,改革的社会基础日益削弱的情况下,拿什么作为坚决支持变革的利益推进主体和维护稳定、增长的“群众基础”?(胡延平)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