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路生态 胡延平的博客

互联网,影响和改变我们生存环境的数字化世界

 
 
 

日志

 
 

生存权和发展权--被管制剥夺?  

2009-08-02 16:23:07|  分类: 旧作入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0

  提要:

  两会召开期间有代表大声疾呼:最可怕的是错过一个时代。而眼下活生生的事实是:我们确确实实正在错过一个时代。在以电信改革为核心的信息产业重组当中我们看到新兴产业在为传统产业让路,在对网络新闻的管制与规范当中我们看到新兴媒体在为意识形态让路,在民间企业上市难而又难、关卡重重这一点上我们看到民间资本在为国家资本、权力资本让路,发展在为管制让路。行业的成长为官老爷缓慢的觉醒与官僚机构低下的效率改革让路。最最要命的是:同样的管制却有不同的标准。

  管制是一种控制。目前我们大致看到三种管制:信息流管制(譬如带宽、ICP内容限制)、资本流管制(譬如资本市场不开放、企业上市关卡重重)与物流管制(譬如某些产品的渠道不开放、市场不准入、经营不特许),信息经济的三个构成要素没有一个处于较为活跃的成长状态。管制名义上是一种“规范”,但是实际上直接达到了三个目的:一个是“保护”了在拓展三要素方面无意努力的企业,使他们不致于因为别人的努力而落后;第二是增加了先进企业的成本,甚至使其落入“发展陷阱”;第三则是保持、提升了“权力”的价值。管制瓶颈限制了信息流、资本流、物流的成长与融合,严重影响到信息经济的形成。

  即使抛开国家、民族发展的道义责任不讲,单是作为这个国家的一个公民、实体,本来有权平等共享各种社会资源,推动市场成长并从市场的成长当中分享自己应该得到的好处。但是现在,这种逻辑不太行的通。因为在资源分配、市场划分、资本管理方面,不仅解释权不在他们这一边,执行权也不在他们这一边。所以只好什么都听别人的了。资本管制正在剥夺许多人的生存权、发展权。中国以信息经济为指向的第二次现代化,在以工业经济为指向的第一次现代化的巨大阴影以及特殊历史形成的权力墙脚下畸形生存着。

  曾经有一篇写某国有IT企业发展的文章,标题叫做《体制不是借口》,意思是即使体制不改革,只要经营管理层水平、觉悟高,一样能办成不少事。体制问题不应该成为发展难局的借口,或者体制本身就不是个问题,所以也没有必要拿它做借口。

  2月以来,互联网企业的海外上市问题成为舆论焦点。一是准备上市的企业数量甚多,被媒体称之为批量上市,二是信息产业部等监管部门在上市问题上拿捏力度较大,以新浪为代表的“上市队伍”普遍危机重重。拿到了“出国签证”的网易,为上市而被迫在海外注册的新网易的业务主体和现在的互联网业务没有了多大关系,担心到时候投资者不买帐。没有拿到签证的新浪正在把自己的业务、资产拆了又拆,申请说明书改了又改,目的只是为了通过管理层对股本结构划出的那一道红杠杠。外资公司搜狐一开始就没有去办签证,因为这不在中国证监会的职权范围内,但并不等于没有问题。百分百外资经营ICP业务,信息产业部更是利剑高悬?1998年以来,信息产业最大的变化便是产业资本市场尤其是长期资本在风险投资热潮的推动下有了可喜的成长,过去的穷酸局面多少有些改观。高技术在中国的成长必须走产业化、企业化、资本化道路。这一点已经成为各方共识。2000年,经过几年时间的艰难发育,一批以互联网企业为代表的IT企业团队逐步成型,其资本运营也纷纷进入上市阶段。对这些企业来讲,上市不是目的,但却是发展道路上的必经地段。风险资本的及时、有效退出,企业通过上市无论从形成新的融资渠道、真正进入国际资本市场大循环角度,还是从接受股市洗礼角度讲,都可谓是一种成熟。

  但是此时此刻,横在企业面前的不仅是种种尖刻异常的风言风语,更是严厉有加的资本市场与行业管制。后者称之为新闭关主义、保守主义一点也不为过。

  管制本来已经非常严格,今后据称还将加强监管网络公司海外集资。据悉将推出有关法规,要求所有资产在内地及由中国公民运作的互联网公司,不能通过在海外注册,而绕过内地监管机构自行上市。2000年被称为互联网公司的批量上市之年,但最新消息称“批量放行”的可能性很小。有关领导一再表示要追究违规融(外)资企业责任。国务院新闻办有关网站发布自采新闻的表态不仅“终于封了口子”,也有继续追究责任,纳入管理范畴的意思。

  对于管理层的“严格”,业界的几种猜测是:互联网企业纷纷选择在海外注册的做法不仅仅是曲线上市、逃避监管的问题,更重要的也许是:管理层担心资本会不会因此外逃?资本的控制与反控制80年代以来一直是经济领域的一道难解之结。眼前就有个有趣的例子:去年12月,香港创业板开张一月有余,却没有一家内地注册的公司申请在创业板上市。有消息解释说,原因是中国证监会现在还没有收到国内注册公司的申请。实际情况是:首批提出申请的企业有近30家,其中相当一部分来自内地,只不过注册地不是内地而已,裕兴上市就是钻了这么一个空子。因此也难怪管理层要三令五申、屡屡表态了。

  第二种原因在于WTO谈判为信息产业开放确立的尺度,具体说企业股本中的外资比例以及某些领域的限制准入,会因为纷纷在海外上市而变得无法控制,境外风险投资在国内的活动去年以来频频受到黄牌警告原因就在于此。信息产业部部长吴基传前不久接受媒体采访时的“最新表态”也还是产业开放问题。

  第三种原因可能在于证监机构在企业上市管理标准(比如企业赢利纪录)上与纳斯达克等有所不同,在此中间有个以谁为主的问题。去年7月份中国证监会下发的有关中国企业境外上市的通知,就企业资产与规模画了几条硬杠杠:企业净资产达4个亿,上市前一年税后利润达到6000万,上市最低募集资金不得少于5000万美元。相比而言,纳斯达克的标准则宽松很多,任何公司只要净资产达600万美元,税前利润达100万美元即可申请上市。

  还有一个原因,有人认为互联网企业在中国上市也同样能够达到在纳斯达克上市那样的效果。以最近的股市发展情况看,网络科技股始终保持强势,说明境内资本已经具备对相关板块的支撑能力,建立二板市场一事也终于放出口风---据说这种心态在管理层中间相当普遍。去年香港股市二板市场在成立前后曾经对包括中关村在内的内地科技产业热迎有加,但是内地管理层的回应却出人意料---相当审慎。“有点意思的企业都跑到外头上市去了,内地资本市场还怎么建设?”有业界专家如此分析。但是反对意见也比较强烈:内地股市不仅盘子小,风险大,最关键的是对企业资本运营缺乏长期、稳定的支撑能力,抛开上市标准等管理方面的“不同”不说,二板市场到目前为止也只是一句话,时间不等人,要等到内地二板揭幕之日再击“股”出兵,恐怕花儿早已经谢了。

  说是这么说,产业的行政分割、官管体制,以及国家资源、资本市场的有限开放仍将是主要特征,对更多为民间性质的互联网企业而言,公共资源的共享仍旧只是一种奢望。在阶段性入关这一历史进程的前半部分,权力一时半刻是不可能甘于退出市场的。

  管制是一种控制。目前我们大致看到三种管制:信息流管制(譬如带宽、ICP内容限制)、资本流管制(譬如资本市场不开放)与物流管制(譬如某些产品的市场不准入、不特许)。管制表面上是一种良性约束,但是实际上直接达到了三个目的:一个是“保护”了在拓展三要素方面无意努力的企业,使他们不致于因为别人的努力而落后;第二是增加了先进企业的成本,甚至使其落入“发展陷阱”;第三则是保持、提升了“权力”的价值,因为在信息充分共享、资本自由流动、物品自由交换的氛围中,以管制为特征的权力是无市场无利益可言的,管制本身连存在的必要都没有,自然也就谈不到什么“权利”了。从根本上讲,管制瓶颈限制了信息流、资本流、物流的成长与融合,严重影响到信息经济的形成。

  在以电信改革为核心的信息产业重组当中我们看到新兴产业在为传统产业让路,在对网络新闻的管制与规范当中我们看到新兴媒体在为意识形态让路,在民间企业上市难而又难、关卡重重这一点上我们看到民间资本在为国家资本、权力资本让路,发展在为管制让路。行业的成长为官老爷缓慢的觉醒与官僚机构低下的效率改革让路。最最要命的是:同样的管制却有不同的标准,单就资本管制而言,我们知道无论是海外资本市场还是国内资本市场,对体现国家资本、权力资本的企业一直是绿灯大开的。这一切都不应该,而这一切又都是现实。

  互联网不仅本身是一个新兴产业(INTERNETPROVIDER),而且对传统经济的转型、中国网络经济的形成意义巨大。可以说中国会不会与正在进行的信息革命失之交臂,会不会在新经济竞赛中被别人远远的拉在后头,关键就在于过去5年以及今后几年对互联网经济的发展持何种态度,以及最终我们在该领域有何作为。对于过去的5年,业界不少人痛心疾首的一点总结是:我们与美国的差距不是缩小了,而是拉大了,而且是越来越大。从当初所谓赶超的角度讲,过去的5年是失去的5年。今后几年,落后的惯性会不会继续存在,我们无从知道。

  从资本市场管制、产业行政分割、市场限制准入越来越严格的事实来看,落后恐怕是铁定的。对于已经加入这个产业的诸多企业、个人而言,即使抛开国家、民族发展的道义责任不讲,单是作为这个国家的一个公民、实体,本来有权平等共享各种资源,推动市场成长并从市场当中分享自己应该得到的好处。但是现在,这种逻辑不太行的通。因为在资源分配、市场划分、资本管理方面,不仅解释权不在他们这一边,执行权也不在他们这一边,所以只好什么都听别人的了。别人的效率、观念、利益立场,此时此刻成为主宰,决定着行业的生存与发展。

  现在,单就资本管制而言,它正在剥夺许多人的生存权、发展权。(胡延平)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