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路生态 胡延平的博客

互联网,影响和改变我们生存环境的数字化世界

 
 
 

日志

 
 

挑战微软抨击霸权清华博士是耶非耶  

2009-08-02 15:55:07|  分类: 对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9

 

  1999年,一位“业”内人士在“业”外读者的视线中出现了。方兴东,31岁的清华博士生,今年3月间以一篇《维纳斯计划福兮祸兮》从IT(信息科技)产业专栏作家变成了社会名人,以及有些人眼中的“微软的敌人”。然而名人并不好当,新作《起来—挑战微软霸权》日前出版以来,方兴东开始越来越多地享受来自各方的非议与刻薄,并忙于应付这些非议和刻薄。用他本人的话讲,“天天疯狂地工作”,向读他文章的人输送他每天最新的心得与发现。有人说,这位喜欢独来独往的小伙子有点像信息时代的唐吉·诃德,毫无顾忌地张嘴乱喊,挥刀乱砍。有人则说,小伙子最近忙着出名。但方兴东说,我实在不能不让自己往这里头想。方是一个被激情激动不已的人。出名也罢,激动也罢,那些都是方兴东自己的事。我们之所以关注方兴东,是因为我们发现一种存在:就在这位小伙子毫无顾忌地呐喊的同时,有些事情还真的开始改变了,从决策层到企业,这些改变不仅仅是口风的改变。所以,方兴东要出名就让他出去吧。只要中国信息产业能发展,出一两个名人不算什么代价。

  ■到底凭什么挑战微软  商家实力强大,店堂金碧辉煌,我们的膝盖就必须发软吗?我们实际上很被动

  ■首先我们从“挑战”谈起。国内这几年动不动就说要挑战微软的人都能排成队了,但往往首先是要炒作自己,随后又让人觉得底气不足,或者不搭调,有点滑稽。

  □为什么不能挑战?微软是上帝吗?我们是消费者,我们才是上帝,尽管微软并不把我们当上帝。商家实力强大,店堂金碧辉煌,我们的膝盖就必须发软吗?从80年代初到现在,中国的消费者渐渐知道应该把自己放到与商家平等的位置,学会了维护权益,讨价还价。为什么现在对微软的一些做法提出异议,就有人在旁边要求我提供资格证明?对于我和王俊秀来说,对这本书的争议性是有一定的思想准备的。《起来》是一本注定要被人们广泛误读的书,尤其是在书中夹杂着一些难以抑制的激情和无法排遣的情绪的时候。既然《维纳斯计划福兮祸兮》会被不少人提升到与“经济全球化”相对抗的位置上加以指责,那么《起来》更是难逃此运,而且更可能被一些人当做民族主义的读本。

  ■已经有人给它戴上《中国可以说不》的“IT”版这顶帽子了。

  □有些可笑。如果真的翻一翻《起来》,或许会是另外一顶帽子。虽然微软在媒体中如日中天,但绝大多数人对其实际情况了解甚少,或者眼下还缺乏切肤之痛,有不同的意见是很正常的。甚至有人认为我们民族主义情绪在先,为此搜罗材料口诛笔伐在后,而实际上我们是从信息化和全球IT业的发展趋势这两个角度来写作的,我们的信息产业也并不像有些舆论说的那样,正在做有力的、轰轰烈烈的抗击,在“维纳斯计划以及微软状告亚都这些事情出现的时候,我们实际上在各个方面都是很被动的。这种被动,既是技术的被动,也是战略的被动。在对手出现的一刹那,我们才发现原来有一种危机存在。

  ■不要抬起左脚踩右脚  大家只是在用问题的这个方面来批评那个方面

  ■但从各方争论看,好像不完全是因为不了解。

  □实际上目前的争论还比较表面,对大量活生生的背景资料和有关垄断、竞争方面的核心观点都还没触及。除了全面了解。此外,决定争论立场的还有利益、个人偏好、写作时的兴奋点等因素。目前最关键的问题是,许多时候表面上是在争论,但实际上大家只是在说一个问题的不同方面,或者用这个方面来批评那个方面,抬起左脚踩右脚。

  ■这和自己打自己的脸差不多。有点像文坛学界焦点、热点不断,每回都要狠狠地吵一阵子,中间除了“见仁见智”,更多的时候是为批评而批评。问题最后反倒被争论淹没,落得个不了了之。

  □这里有个逻辑问题,一种情况是动不动就搞对立。把警惕知识霸权与知识引进对立起来,把提高信息安全与发展信息经济对立起来,把反垄断与提倡公平竞争、自由贸易对立起来,把批评微软与保护知识产权对立起来,把呼吁知识进步的声音与一些民族企业“曲线救国”的商业模式对立起来。另一种情况就是动不动就划等号。把对“盗版”现象的产业分析直接理解为替盗版辩护,把批评微软当做是为亚都、金山辩护,把关注群体利益、民族主义与狭隘民族主义划上等号,把对微软不合理价格、不正当竞争、垄断性市场策略的批评当做是对合理的知识产权体系的批评。

  ■你的所谓“挑战”,已经被有些人“包装”成了鼓励中国人去“偷”,或者“不用微软的软件”,甚至“不许微软告状”。

  □任何人都可以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去说,但首先必须尊重事实。不可沽名钓誉学霸王,但也别把自己搞得太贱。嘴里左一个“人家”、右一个“人家”,不光灭了自己人的志气,还会被“人家”更加地看不起。

  ■挑战应是基本姿态  现在实际是别人在挑战我们,我们只是在口头上挑战

  ■事实当然重要,可是相同的事实经过不同的人,在不同时期、不同状态下加工之后得出的结论可能是不一样的。而一般情况下每个人又都首先认为自己是对的。

  □竞争与合作是信息产业全球化发展潮流的主旋律。而挑战就是竞争与合作的核心精神。挑战不是挑衅,也不是挑拨,而是一种积极向上的人生、产业、民族、国家乃至整个人类的基本生存姿态。没有挑战精神,全球信息产业就不可能获得如此迅猛的发展,我们就不可能制定合理有效的战略对策,也不可能赢得真正平等的产业生态环境。没有挑战精神,就容易将微软神化,容易轻易就认同霸权游戏规则,成为其附庸。挑战精神的丧失比霸权本身更可怕。再好的机遇依然也必须靠挑战去把握。

  ■最重要的是:现在实际上是别人在挑战我们,我们只是在口头上刚刚开始挑战别人。我注意到你一直在说你不指望自己能发现真理,而只想说出某些尚不为人所知的真相。这些真相是什么呢?

  □简而言之有三点:一是告诉人们一个真实的微软,微软起家经过以及它现在的所作所为,这一点是做得到的。二是分析知识经济、信息经济当中自由与垄断、保护与开放、全球化与国家利益等方面的矛盾与规律,这方面的变革才刚刚开始,只能做一些初步的探索,但有些领域的特征已经比较清晰,是可以说的。比如随着工业经济向知识经济的过渡,知识产权的形态、概念正在发生变化,知识产权在有些方面的价值有所弱化,而消费者主权的地位有所上升,知识产业尤其是软件产业的产业秩序正在由半封闭走向自由与开放。这也是第三个问题,即后发国家在这场转变中有许多可以把握的机遇。是哪些机遇呢?在这里我只能先简单做一些分析,所谓“起来,挑战微软霸权”也是在这个意义上说的,不是我挑战,而是大家一起挑战。不是挑战微软,而是挑战以知识为基础的单极霸权秩序,挑战现状。我们不应该安于现状,因为这等于为落后挨打叫好。

  ■挑战首先是挑破

  孩子对盖茨叔叔的崇拜可以理解,但是一个国家的产业因崇拜而处处追捧则非常危险

  ■但你首先针对的还是微软。

  □是。首先要讲清一个事实,微软只是一家企业。国内舆论这些年来对微软、比尔·盖茨的炒作甚至远远超过美国。从企业经营角度讲微软相当优秀,但从技术角度讲则大有疑问。而我们长期以来一直在替微软营造着一个技术的神话。必须承认,国内软件企业在整体上与微软差距甚大,但不可以因为存在差距就可以随意夸大这种神话,不惜歪曲事实来鼓动各方对微软的进一步顶礼膜拜。一个孩子对盖茨叔叔的成功充满崇拜可以理解,但是一个国家的产业因崇拜而处处追捧则非常危险。

  ■有人这么描述:微软是一个资本运营与企业经营结合得相当不错的企业,是一个技术路线与产业趋向把握比较精准的企业,是一个将技术产品的不断兼并重组与自身技术路线结合得较为成功的企业,是一个在技术的商业化方面非常老练,不断利用垄断加剧垄断的企业,但不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企业。这是不是一种酸葡萄心理。

  □不能这么认为。在强大的资本市场的支持下,微软一路收购。可以说,微软的发展史就是一部收购与复制的历史。被国内舆论称之为天才神童的比尔·盖茨天才创造的MS-DOS操作系统,其实只不过是从软件快手蒂姆·帕特森手里买过来后加工和包装出来的。而帕特森这个名为“快捷而下流”的操作系统实际是当时的软件大腕基尔代尔老版本的CP/M8086操作系统的修改和简化版。另一个不为人知的事实是:微软从未真正通过自己原创的技术来开发出意义重大的产品。其起家的Basic也不是自己发明的,视窗操作系统的诞生源自对Xerox和苹果公司技术的引用和模仿,Excel实际上是Lotus1-2-3的复制品,Web浏览器也是借助网景的创意开发的,Word纯粹是Wordstar、WordPerfect的跟风。这些模仿的产品构成了微软的主要力量,而一些它自己的创意和产品,如Bob、MSN、Slatt、Mungo、Park则无一成功。

  ■那为什么微软在美国仍然多次被评为最受尊敬的企业?

  □屁股决定脑袋。投资人眼中的标准与同行企业是不相同的,商业标准与产业秩序的要求也是不一样的,自由竞争法则并不意味着强弱之间人人平等。一个不择手段、贪得无厌的微软已经成为硅谷的公敌。在此,我想再次重复曾经重复过许多次的一句话:把微软推上被告席的是美国政府而不是中国政府,是美国众多企业而不是中国企业,对微软进行口诛笔伐的是美国媒体而不是中国媒体。为什么我写了一两篇文章指出了微软在中国的一些问题,就被人扣上那么多顶沉重的帽子。

  ■比如有人说你靠骂微软出名。话说回来,挑战首先是挑破,肥皂泡泡破了,我们才能以真实的心态面对现实。

  □如果我的观点最后真的能有助于解决问题,我也就平衡了。如果无济于事,空落这么些骂名,倒真亏得慌了。

  ■民族二字不应可怕  民族感如同我们血液中的红细胞,必须有适当的含量才是健康的

  ■有评论指出,在垄断与霸权之间也还存在着区别,把批评微软的事情提高到反对知识霸权这么高的高度,无非是想借目前特殊的国际形势炒作自己。

  □首先从时间上可以区别开来,《维纳斯计划福兮祸兮》发表于3月14日,《起来》一书的写作在5月8日就已经完成了,难道我那么有先见之明。此外,这当中包含着对整个知识经济的特征与规律的思考问题,微软只不过是其中一个极为典型的案例,我甚至说过,其实《起来》一书所反对的并不是微软本身。我们现在到处在喊知识经济,但知识经济究竟是什么?何为害何为利?什么是发展中国家的知识经济?几颗导弹能让我们激愤,却不可能促成我们走向成熟。外界的强势和自己的弱势之间的巨大落差,造成表面的激奋和内在的自卑,使我们阅读的神经过分脆弱且容易过敏。比如对民族主义的曲解。我们认为,民族感如同我们血液中的红细胞,必须有适当的含量才是健康的。适当的民族感不应该像一些人所说的那么可怕,那么生畏。国家利益永远是我们写作的最高指导。

  ■垄断是不是你所说的“害”?

  □是的。知识经济中的垄断是没有国界的,软件产业最为典型。我们总以为微软在中国的垄断不是个问题,事实上在有些领域比如操作系统的垄断程度还要大于美国。这种垄断第一表现在市场份额的垄断;第二表现在获取垄断性利润,计算机操作系统在整体成本中的比重十多年来已经上升了数十倍;第三表现在借垄断恣意妄为,动不动就露出大棒心态;第四表现在危及信息安全,形成产品依赖,微软现在是少有的可以对外声称不对自己的产品在使用过程中发生问题而负责任的厂商;第五,也是最为关键的一点,就是利用垄断加剧垄断,表面上自己是知识创新企业,实际上为谋私利扼杀了全行业的创新,有人因此称其为知识经济中的超级病毒,复制自我,膨胀自我,扼杀他人。美国媒体当中对微软的批评也主要集中在这一点,它正在谋求在更大程度上控制整个行业,进而控制消费者,从而谋取更多利润。根本不是他们自己口口声声所说的“我们为人类”如何如何。至于中国从中受到多大影响,没有必要再讲一遍。唯一需要补充的是:霸权是有基础的,单极霸权首先基于经济霸权;经济霸权从何而来?首先从超级跨国企业那里来。

  ■盗版问题要客观分析

  要真正解决盗版问题,必须彻底挖出背后的深层根源

  ■许多人认为“盗版有理”是你的主要观点之一。

  □实际上,从软件业发展历史看,盗版是利与害的双面体。盗版(最早的、中性的说法是“免费拷贝”,而按照自由软件的精神,用户之间的拷贝是一种人与人的“帮助”)是软件业与生俱来的伙伴和影子。而且是软件业至今也少不了的游戏规则。甚至可以说是先有盗版,才有软件产业;在一定程度上盗版制约了软件业的发展,但同时也促进了软件业的繁荣。任何简单、片面的理解都无助于认识盗版的深层原因,更无助于解决盗版问题。我们必须面对真实的自己,面对活生生的现实,权衡这把“双刃剑”的本性,才可能在盗版问题上有一个有效的对策,使消费者利益和产业发展得到最大程度的保护。盗版必须反对,但要真正解决盗版问题,必须彻底挖掘出盗版背后的深层根源。因为打击盗版不是单纯的收钱,而是培育正版市场,是最终让产品在市场中正常流通起来。如果产品能够创造的价值与它的价格并不匹配,产品价格高不可攀,用户无法接受,就无助于盗版问题的真正解决。连产品都无法正常流通,那么我不知道这种打盗版的真实意义何在?其真实目的何在?知识产权是知识经济时代的基石。但是,不要将知识产权当做为所欲为的工具,也不必当做无边无际的大棒。

  ■挑战存在三大基础

  互联网发展所导致的中心多元化,自由软件发展潮流及后PC时代的来临是中国企业切入信息经济的绝好机会

  ■刚才你也谈到,工业经济向知识经济转型过程中有一些较为深刻的变化,这种变化有些对发展中国家也是有利的,能不能有一些更清晰地描述?

  □我们放眼全球软件业,就会发现知识产权的形态已经在发生戏剧性的转变。尤其是互联网的崛起,大大加速了这种转变的进程。简单地讲,目前软件业的产权形态可归为三类:以Windows为代表的封闭式产权形态,以Java为代表的半封闭产权形态,和以Linux为代表的开放式产权形态。可以说,从封闭到开放,是未来软件产业的大势所趋。实际上,我们留意一下自己的电脑就会发现,低价软件、自由软件、免费软件的比例已经相当之高,而且会逐渐走向主流。表面上看,这是市场竞争的变化,实质上,这是知识产权形态在发生根本性的转变。目前,美国主流阶层对传统封闭式知识产权的挑战和反对,已经十分强烈。尤其是自由开放的互联网下,传统封闭式知识产权的瓦解已经不远。更为开放的知识产权不可阻挡。我们与其空喊远离现实的口号,不如切切实实研究一下知识产权的丰富内涵和革命性的变化趋势。在开放式知识产权形态下,软件可以免费拷贝,还可以自由改变源代码。实际上,建立在封闭式产权之上的盗版概念将被逐步解构。在开放式产权下,就无所谓盗版了(当然这不是绝对,还有一些软件还是要长期处于封闭式产权的保护下)。简单看,这是回归到软件业的发展初期;从深层上看,则是产业发展推动了产权形态的质变。实际上这是整个国际新秩序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但是反过来,信息时代并不完全像有些舆论说的那样肯定以“权力分散,信息发散,中心多元”为特征,而是集中与分散的动态斗争与统一,甚至在一定历史阶段,有些国际力量可以在资本、信息、技术等多重力量的支撑下处于绝对优势地位,力量的落差能够决定甚至加大强弱之间在获取利益方面的差距。

  ■也就是说在一个高速全球化、信息化的知识社会里,无论企业之间还是国家之间都还不可能出现真正的平等。

  □就像追求平等永远是一种目标一样,不平等永远是一种现实。但是反之,在霸权最猖獗的时候,也是霸权的对立面开始显山露水的时候,这是规律。

  ■可不可以明确做出这样的判断:互联网的发展对发展中国家来讲既是挑战,但确确实实也是机遇,这是第一。反维纳斯浪潮的出现则让我们发现,在信息产业乃至整个社会的“后PC时代”,易用简单的高科技产品比如信息家电及其操作系统完全可以成为中国信息产业切入信息经济的一大机遇,这些东西应用范围更广,但不一定最复杂。这实际上体现了高科技产业在复杂与简单之间的一种对立统一。第三件事是Linux自由软件的出现与快速成长,这实际上与全球软件产业由封闭走向自由与开放的特征不谋而合。大量开放源代码的免费软件的出现充分表明了软件业“有产权”与“无产权”、“垄断”与“自由”之间的另一种辩证统一。

  □这三点启示非常重要。中国在这方面已经有所动作,信息产业部就此已多次召开会议,中国企业在这方面的联合、研发、推广活动也都已经取得不少进展。

  对方兴东的六种评价

  ■姜奇平(产业知名学者):在方兴东成功的背后,暗合了注意力经济的根本规律。只有独立的思想才能引起广泛的注意力。方兴东的独立人格,是他的影响力的根本来源。

  ■刘韧(《知识英雄》一书作者):我要看书,就找方博士。方博士读的书真的是很多,要命的是都能看懂。

  ■未名(《我看方兴东》一文作者):到处看方兴东的文章,每一篇都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华丽的辞藻,有力的判断,仿佛掷地有声。可是总不是滋味,因为没有说服力。人是生而平等的,可是历史发展到今天,很多人骨子里还有没完没了的等级贵贱。表现之一是容不得别人好。

  ■倪光南(中科院院士):当时如果没有方兴东的《维纳斯计划福兮祸兮》一文,虽然这场大讨论或迟或早也会发生,但不会到得那么快。这就是第一个指出“维纳斯”计划要害者的功劳。方兴东比别人更早地看出“维纳斯”计划的本质,得益于他对微软的深刻了解。这种了解是建立在占有大量材料,进行系统研究基础上的。

  ■吴伯凡(知名学者):正如方兴东本人所说的,他不指望自己能发现真理,而只想说出某些尚不为人熟知的真相。然而《起来—挑战微软霸权》披露的大量真相让我们不得不直面某些根本性的理论问题。他对微软霸权的挑战,实际上是对种种作为微软合法性依据的理论、法律、习以为常的观念的挑战。

  ■薛兆丰:如果一个人,既要偷东西,又要立牌坊,那他就不得不搬出许多言之不成理的东西。有些观点,给我的感觉是在读《中国可以说不》的IT版。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