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路生态 胡延平的博客

互联网,影响和改变我们生存环境的数字化世界

 
 
 

日志

 
 

对话张树新:知道哪里是陷阱比知道哪里是财富更重要  

2009-08-02 15:10:55|  分类: 对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6-2000

 

  在接受此次采访的时候,张树新已经不在是瀛海威总裁了。如今的互联网业界新人层出不穷,张不再象昔日那样光彩和突出。但是张昔日的反思依然值得人人回味。对刚刚迈出生命前几步的这个幼稚产业来讲,知道那里是财富非常重要,但是相形之下,知道那里是陷阱以及陷阱是怎样产生的,似乎更为重要。在此意义上,这篇"过时"的稿子仍然值得一看。

  ■放弃瀛海威

  企业转型争执是去职关键辞去总裁后又辞职去董事股权委托他人代管去职通过股权变动达成离开不意味着对立一个小公司的命运折射了很多问题反思错误,于产业有益

  记者:三年前您创立了瀛海威,但今天要离开它。

  张树新:已经离开了,上月底辞职去总裁,前天又辞去董事,股权也已委托别人代管。

  记:这是不是意味着放弃?

  张:应该是放弃吧。

  记:您的心态……

  张:不是很好,你们都看见了嘛(笑)没有关系,天下很大。

  记:有关您的去职有很多传闻,而且说法不一。

  张:实质问题在于:瀛海威公司该不该转型,这是一个方向问题。瀛海威不一定缺钱,因为缺钱有人会给你,关键是在很困难的情况下一直赌到今天是不是还要沿服务这条路走下去。假如我有钱,我说我要继续走这条荆棘路,因为我已经看到了光明大道。但问题是我没有足够的钱,仅有的创业资本都砸在里头了,我们的股权在其中是小股。在这种情况下可能决定公司未来的实际上就是资本了。大股东会说本来你的方向就错了,不该做服务业,或者说本来你用服务业做个品牌就够了,你早就该转型了,干嘛不做系统集成呢?在面临时这样一个冲突的时候,大家的讨论已经没有意义。

  记:据说您的去职是通过股权变动达成的。

  张:是。1995年5月创立瀛海威时股东有两家,我和姜作贤(张的丈夫)。我们当时从美国回来,有了第一笔资金开始做这个事情,当时注册资金700万元。1996年9月扩股,总共8000万股,大股东兴发集团与北京信托投资公司占60%,中国通信建设总公司有600万股,当时我们的股价溢增,无形资产1360万加其它股权,比例变成26%,股值2120万元。一直到三个星期前,兴发决定把它的股东贷款转股份,债仅变股权,转了3000万股,其股权变为8430万元,股权比例上升为75%,按章程规定可以罢免经营者。我本人比较识趣,提前提出了辞职。

  记;今后您将如何处理与瀛海威的关系?

  张;对我个人而言,过去的三年和其他员工一样经历了不断成就和造就自己的过程,经历了残酷的训练,所以不能用很原始的意义去理解,觉得张树新离开瀛海威是不是就要做一个公司和瀛海威对着干,我觉得这样想太贬低信息时代人的价值,没有意义。我说过几句话:如果我再做一件事情绝不可能和瀛海威竞争。如果有可能还做这个行业,那么有一天可能会用到瀛海威的资源或者给它带来一些业务。

  记:《网络时代门槛难越》那篇报道出来以后各方面反应强烈,我注意到大家并没有把您的去职当作简单的人事变更或者个别企业的经营问题。对整个中国互联网络商业乃至信息产业,目前的舆论开始以另一种冷静的眼光来审视和思考。

  张:这是必然的。应该说瀛海威这样一个小公司的命运析射了很多问题。

  记:尤其是瀛海威三年多来的特殊角色和地位加重了人们的这种关注。

  张:瀛海威是中国互联网商业领域的第一家公司,也是邮电系统之外最大的一家服务商。当初我们去邮电部申请信息服务的时候别人都有不知道我们要干吗。三年来我们走过了几乎所有的路,几乎犯过了这个行业所有可能犯的错误。这些错误如果总结出来是对业界以及整个信息产业都有积极作用。

  记:您的想法和采访目的正好一样,我建议我们今天谈话的基调定在"反思"两个字上。

  张:好。

  ■反思一:市场冷却网络激情

  由于历史的缘故,瀛海威太早了承担多种角色,三年来每天都面临生存考验四度春节,四种心情,由热到冷许多问题"水落石出"再做事情时候也许肯定能赢如果ISP都活不下去,电子商务不可能有。

  记:现在看来,网络时代的梦想尤其是商业梦想的实现还有待时日。

  张:我特别是早的时候讲过一句话:瀛海威特别像中国信息服的一个"模板",由于历史的缘故,它太早了。它是在整个行业的资源/环境不成、、都不成熟的条件上下做起来的。当时只有我们一家公司自己建了个网,因为当时没有ICP(互联网内容服务商),所以自已又建了一套内容体系,电子商务瀛海威也是国内第一家,包括网上书店。通过这些动作它架构起了这个行业的几个层面。并且由于太早,当初瀛海威几乎教育了国人所有关于互联网的基本概念。把这些东西用最通俗的语言去告诉大家。瀛海威当初之所以成为瀛海威时空科教馆就是这个原因。如果你不这样要求就不会转化为市场。所有有关这个行业的概念几乎都源于这家公司和这个行业的故事。由于历史提供了这么一个机缘,我们有幸成为第一代人,感觉这个行业从萌芽到成形的全过程。但是三年多来每天都面临生存考验,不得不不断地把整个系统当中所有的元素想个遍。

  记:许多互联网络商业区领域的高科技公司,像美国在线,雅虎等一开始也都有比较艰难。

  张:这是一段对每个人都有意义的历史。我们所曾经犯过的错误都是巨大的财富。再做事情的时候可能不会犯很多错误,也许肯定能做赢。1998年的新年致辞中我曾经说,现在的情形如同在大雾中驾车前行,不知道前面有没有陷阱。这是1998年初实实在在的心情。1995年春节在美国愉快度过;1996年春节刚刚运行不久的瀛海威中发生了ROSE的故事,我们激动于互联网络文化;1997年春节全国大网开通,所有人充满激情与豪情。三个月内八个城市开通,我们在相关地方报纸上登了十七个专栏广告,上面写着"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我们认为这个行业会这样成长起来。但是1998年春节时我们已经在低谷里走了很长一段时间,每个人都很茫然。

  记:突然感受到了来自市场的真实的寒冷。

  张:包括行业环境的残酷也是没有预想到的。资金准备、市场本身的成熟程度、上下游关系的配合问题也是"水落花流水石出"。客户拨号上网上不了就骂瀛海威不好,其实许多环节并不是我们的问题。

  记:问题总是难免的。但是我们感觉到国内ISP(联网接入服务商)普遍处境艰难。与过去一段时间产业、媒体及有关部门忙于话题的炒作和概念的不断翻新有关,大家都在努力,但一些实质性的问题从一开始就没有解决。所以现在有一种终点回到起点的感觉,几年前的话题也重新被提出来:我们究竟如何迎接网络时代。

  张:现在都谈电子商务。如果ISP都活不下去,电子商务不可能有啊!这里没有太多可以回避、投机的东西,而是要一个门槛一个门槛往过翻。

  ■反思二:信息化是什么化?ISP为为何吃不饱?

  信息化巨大投资并未对信息化本身产生应有影响网民规模到底有多大现在是电脑时代还是信息时代,别被别人覆盖信息化关键在于应用,应力促ISP发展信息经济是协作经济,中国企业应组成团队为什么有些知识经济利润率反而低于工业经济

  记:有些人似乎不这么看。已经有人明确向我们表示不应给网络热泼冷水。其实我们不是泼冷水,只是像一些ISP的总裁一样,我们担心中国再次落后,网络时代的落后与工业时代不可同日而语。

  张:这里面有许多问题需要思考。比如:中国的信息化投资巨大,四大骨干网等基础设施建设使中国成为全球队最大的信息设备购买商。但是现在值得关注的是:这么大投资似乎没有对信息化本身产生应有的影响。

  记:就像手段、设施的现代化不等于现代化本身。中国的信息化到底是什么化?

  张:信息化的实质意义究竟是什么?信息化本身是为了提高生产力、创造价值、提高生活质量,这个问题很少有人面对。这就是ISP业的艰难,因为它必须面对,解决使用这个难题。

  记:7月10日公布的最新统计上网人教有110多万,但是据说其中有50万是从来没上过网的捆绑销售网民。

  张:我们看到许多单位买高档电脑,往那儿一放,打打字就完了,这叫信息化吗?经常有传媒说什么"电脑时代",电脑不叫一个时代,电脑只不过是一种工具,信息会是一个时代,所以我曾经对别人说应该叫信息时代才合适。

  记:电脑时代的叫法也许更百姓、更直观一些。不过反过来讲,这一叫法也确实反映了我们对未来、对计算机引发的全球性革命的一种最初的理解。

  张:也可以这样认为,工具可以先成为一个时代,在这个时代之后是信息时代。也许我们确实还得经历十年电脑时代才能谈信息时代。但问题是如果世界确实给了你时间让你走电脑时代也行啊。可是信息是流动的,它从高位向低位倾泻。全球化背景之下你不可能不参与世界性的大循环,巨大的落差决定了如果你自身的信息化准备不足就可能被别人的信息化全面覆盖。所以,非常关键的一点在于应用,骨干网建成了,得有大量的信息内容在上面流动,需要有大量的网民介入,互联网服务商的作用非常重要。信息经济是协作经济。如果电信把它的平台充分开放,让服务商降低成本,用户降低费用,网上的数据业务量肯定会获得大幅度增长,电信的业务自然大有收获。中国的信息企业迫切需要打破地域和行业界限,在广泛联合和严格分工的产业格局下组成能够抵抗外来威胁,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团队。大家都说知识经济利润率经要比工业经济高,但国内的情况恰恰相反,为什么?这就是中国信息产业制造业非常残酷的现实。这种说法可能把大家都得罪了。

  记:我们处于国际IT产业链条的下游。

  张;其实不一定完全这样。知识经济的价值很大程度上在于它转换了成本的营收方式,互联网所引发的是消费方式的革命性变化,它所带来的社会效益、质量的整体提高与成本的大幅度降低意义巨大。实现所有这一切有赖于应用程度的提高,但是你会发现受到支持的往往是一些并不产生真正价值的事物。"方正"在产生价值,它所改变是一个行业,而有些被宣传的企业不是。

  ■反思三:为互联网服务业辩护

  保护与竞争:民族信息产业未来基础何在?

  垄断与开放:信息产业不是一般产业,垄断不培养竞争力国际与国内:占领战略制高点是信息产业发展的关键我们像不像堂吉诃德,世纪末的理想主义信息服务业是信息产业最后一道关口两种模式哪个都可以,但不能两个都没有

  记:其实信息产业和国民经济其它产业一样,处境大致相同。

  张:但是问题的紧迫性容不得我们对它做一般化处理。中国是一个多层次、结构复杂的社会,公众舆论关注的问题多元化,资本的流向也是多元化。在从农业文明向工业文明转型过程中我们还没有太大压力,因为整个世界是多极化发展的,但今天可能不一样了。国门已经开放,新一代人的价值观念是喝可口可乐,吃麦当劳,看美国电影。在这样一个前提之下,我们民族未来的工业基础是什么?中国在建电子工业的时候还是有一定基础的。信息产业如果还要当做一个大的战略产业的话,那么请问,2010年的信息产业基础是什么?

  记:在您看来,信息产业目前问题何在?

  张:产业规模不大、基础不强、投入不足、产益不高、缺勤乏国际竞争力。结构性矛盾成为突出,硬件、软件、信息服务比例基本为8:1:1,产品结构当中低档产品积压过剩,企业、地区产业结构不合理,主要表现为小而全,经济趋同。最关键的是观念落后,没有从数字化信息革命给整个经济和社会生活带来巨大变化出发,探讨研究信息经济的本质以及对人们行为观念的革命,而只是从增加财政收入或解决就业角度来看待信息产业的勃兴,有些场合的理论讲得比较到位,但具体动作往往落不到实处。

  记:这也和国情有关。

  张:再也没有一儿歌行业这么国际化,再也没有一个行业是所有的狼都站在你门口,为什么美国的失业率达到三十年来的新低?为什么金融风波中美国大获全胜?为什么华尔街股市现在还在飙升?其实质是信息经济啊。回过头来,中国的大门不可能永远将狼挡在外头。等到开放、摊牌的时候问题来了,是不是要把信息服务这块市场拱手让出去?实际上我们自己不是没有机会。

  记:垄断不一定是保护,限制不等于不能开放,国内市场应该放手发育,以使得民族产业尽快成熟。这方面无论是其它产业还是信息产业,新闻媒体与社会舆论都已经有过讨论,其中一条核心意见是:不能以国家名义保护部门利益,以产业名义保护企业的利益,否则便是牺牲整个发展速度与质量,甚至国家的未来。

  张:垄断不能培养竞争力。未来信息经济谁占领战略制高点,这是信息产业发展的关键。国际资本与力量介入的势头非常明显。瀛海威以往多次被别人这样评估:你们是不是可以做某跨国公司的中国部分?但我们坚持要做民族产业,打中文信息。我因此说我们像不象堂吉诃德,世纪未的一种理想主义。

  我们曾经讨论,到底哪一个产业,可以是民族的,结论是软件业。因为它有中文这一不可逾越的语言障碍。但是你看视窗中文版,很简单,它把中文之星的人挖过去就是了。在这种情况下,信息服务业成为这个行业最后一道关口,因为它面对的是最终用户,服务是一种很本土化的东西。如果有足够的时间、土壤、健全的资本本市场、健康的投资观念、很好的上下游关系和系统条件,我们最终会给中国下一步的电子商务提供一个巨大的平台。信息产业的制造业目前在死拼,其实如果他们往前走一点,和服务业联合起来,也许这种竞争就很清楚了。但这样死拼下去当价格竞争走到极限,企业又没有足够的资金储备和技术储备的时候,它的创新能力就会走向枯竭。在下一轮竞争中技术源头又不在手中,怎么办?如果服务业在电信平台和制造业的支持下发展起来,将会给后两者带来巨大的竞争价值。

  记:整体性策划、实施是一种战略发展模式,放手让市场去整合各种资源,资本达到最大程度发展是另一种模式。这两种模式哪能个都可以,但不能两个都有没有。总之,战略产业应该有份量相应的发展战略。

  张:我们这些人激动于网络技术带来的巨大市场空间和国家的未来前景,在没有任何资源的情况下开始做,做到一定程度发现:你不具备这个能力,因为你的对手可以赔十年,而且它后面还有资本市场源源不断的支持,它的股票还在不断飙升,它还可以买你。那你还能玩吗?

  ■反思四:瀛海威三个惨痛的教训

  必须坦率承认我们的资源、资本和商业模型问题再做事情一定要先组合资源资本结构对企业方向和创新机制的保护程度在没有足够资本支持的情况下是不是应该考虑短期收入短期心理对需要长期投资行业的压力瀛海威承担了一个跨越门槛的责任。

  记:我们已经就瀛海威以及整个ISP业处境艰难的情况做了不少宏观讨论,其间有些问题上升到了整个互联网络业乃至信息产业。瀛海威的发展到目前为止算是告一段落,现在回过头来看,过去的困难除了环境因素,就微观而言有哪些原因?

  张:具体讲必须坦率承认我们的资源问题、资本问题以及这种商业模型是否合适。这些问题确实都是存在的,所以我总结瀛海威惨痛的三个教训,也是再往下做事情应该注意的三个问题是:第一资源,第二资本,第三价值链设计和商业模型设计。这样一个行业需要很多资源,而瀛海威是在没有任何资源的情况下起家的。今天当很多资源已经可能合作和组合的时候,我们再做事情一定要先组合资源。资本问题实质上是资本结构问题,资本结构对于未来企业方向和创新机制的保护程度。商业模型设计是不是也应该设计一些短期的东西在里头。这三点是对过去在瀛海威惨痛教训的总结。我们承认瀛海威的商业模型存在长期收入和短期收入的配合问题。下一个业务方案中本来我们已经做出相关设计,包括利用我们全国的营销体系销售其它相关产品。但非常可惜,我们现在已经不再具有支配这些资源的权力。

  记:不过您更多的还是坚持初衷?

  张:因为照这条路走会赢,而且快赢了。有几个事实大家还不太清楚,1997年瀛海威拿到了1000万元的收入,我知道业内还没有谁从服务上拿到这么多钱,当年一共拥有3万7千客户。5月份我们又与邮电达成169平台开放协议,成本有较大降低。今年到6月底为止上半年拿到了890万元收入、5万客户,本来我想今年能拿2000万元,2000万元意味着什么?账平了。我曾经说过一句话,如果谁能在中国网络服务业的现金收入上赌赢的话,未来非它莫属。有人可能说做别的更挣钱,但我认为做别的天底下有一千家公司,瀛海威算老几,而做服务业它几乎是最好的牌子。

  记:这里也许是理解不同。

  张:在某种程度上必须承认,转型期中国社会的短期心理给需要长期投资的行业带来的压力,这绝对是巨大的压力,什么赚钱做什么,但产业在哪儿?所以你发现中国企业的一个通病就是短命。

  记:一方面短视造成短命,另一方面有战略的企业又显得不太适应环境,而中国企业又普遍缺少战略,这又是一个悖论。

  张:这是一个门槛,它会过去。瀛海威很历史地担了这么一个跨越门槛的责任。这个门槛一旦过来了,它所形成的商业文化成本极低而效率极高。

  第一代织网人提前告退?

  张树新,12年前是中国科大化学系的一个辽宁女孩子,90年代中期崭露头角,成了信息产业的一位女强人。1986--1989年在《中国科学报》干了3年记者,1989--1992年在中科院高技术企业局工作3年,1992--1995年创办经营北京天树策划公司。1995年,她创立瀛海威科技有限公司,又是一个3年之后,前不久从总裁职位"退下"。

  像我们时代多数年轻的创业者一样,张树新敢作敢为,名声在外,但也争议颇多。对这位中国互联网产业的缔造成者之一,有人以"理想主义"作评,一些业内同行也对瀛海威所谓的"过度炒作"和"排场"持有异议。但不管怎么说,瀛海威一直在"蛊惑人心",一直是第一品牌,推子铺的最大,挣得钱也最多。

  去年以来瀛海威财务状况不佳,外界新闻甚多,但张树新春节后仍对外发出"瀛海威无恙"的信号,接受笔者采访时也对一些说法一再否认。孰料几个月功夫便宣告去职,消息传出,ISP业如同小震。知情者透露,其中原因在于大股东对企业效益与经营方向有所不满。此时舆论对这位业界大腕的争议除了"太理想",又添了几分"固执"。但是在张树新看来,这不是固执而是执着。张树新一再强调知识经济时代的价值观,由此不难看出,在张树新与公众乃至业内同行之间存在着一种距离,要么是张树新过于超前,要么是别人有些滞后,总之,互相不理解是客观存在的。

  值得注意的是,去职后首次公开谈话,张树新并没有在笔者面前表面出什么个人恩怨、怨天尤人,应该说她的反思是相当理性的。另据说,在去职以前,张树新与昔日部下谈心,要他们以大局为重,切莫因自己下野而影响在瀛海威的工作,这又是张树新的另一面。

  为大众营造网络梦想的张树新,有人认为她是知识分子,不是商人;有人说她是网络产业的先驱,是不是"先烈"现在尚难定论。总之,她有些与众不同。即使作为一名企业家,她的视野、理论也是宏阔异常。这里头是责任感使然,还是思维方式使然?亦或别的什么?他人不得而知。

  离开瀛海威以后做什么,张树新没有明确表示。而没有了张树新的瀛海威,在新任总裁于干的带领下将会有何作为,人们拭目以待。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